當前頁面: 首頁 > 信息公開 > 市政府信息公開目錄 > 工作動态 > 湖南要聞

歲月留痕 大地印記丨洞庭湖:人水和諧入畫來

  從圍堤築垸、堵支并流,到退田還湖、治污提質,曆經滄桑之變,再現碧波浩蕩美景——
  洞庭湖:人水和諧入畫來
  “北通巫峽,南極潇湘”——在長江中遊,洞庭湖像一顆璀璨的明珠,晶瑩奪目。
  這是一個秀麗的湖。
  “銜遠山,吞長江,浩浩湯湯,橫無際涯。”全盛時期的洞庭湖,面積達6000平方公裡,風帆滿目八百裡。
  曆經滄桑變化,今天的洞庭湖,天然湖泊面積仍有2600多平方公裡,在全國淡水湖中數一數二。
  這是一個富饒的湖。
  明清兩朝,洞庭湖區大興堤垸,開墾湖田,漸成全國“糧倉”,赢得“魚米之鄉”的美譽。
  新中國成立後,洞庭湖區出産的大米、鮮魚、棉花、油料等大宗農産品一車又一車、一船又一船供給全國,“湖廣熟,天下足”名不虛傳。
  這是一個偉大的湖。
  洞庭湖号稱“長江之胃”。自1870年以來的長江曆次大洪水,洞庭湖攔洪錯峰蓄水,減災防災功不可沒。
  “在全球淡水資源日益緊張的大背景下,湖南擁有洞庭湖這顆明珠,這是何等幸運!”省水利廳老專家聶芳容稱,湖湘兒女應該知湖、親湖、愛湖、護湖,讓一湖碧水世代傳承。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全省上下貫徹生态文明理念,洞庭湖煥發青春活力,再現碧波浩蕩美景,加快邁向人水和諧。
  1. 萬裡長江,險在荊江,難在洞庭
  為制服長江洪水,毛主席指着三峽口說,為什麼不在這個總口子上卡起來,畢其功于一役?
  長江沖出三峽,進入宜昌以下的平原,水流變緩,泥沙沉積。
  從湖北枝城至湖南城陵矶江段,古時因屬荊州,故稱荊江。這裡湖泊星羅棋布,河曲連綿發育,堪稱“九曲回腸”。
  萬裡長江,險在荊江。曾經擔任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局長的周松鶴老人稱,荊江之險,險在上遊來水量大,下遊洩流量小,造成水患頻發。
  險在荊江,難在洞庭。長江來水經藕池、松滋、太平、調弦(1958年封堵)四口入洞庭湖,再出城陵矶彙入長江;洞庭湖納湘、資、沅、澧四水,當長江與四水洪峰碰頭,洪澇災害反複上演。
  長江和四水帶來泥沙淤積,洞庭湖洲灘裸露。明清時期,周邊人口大量遷入,圍堤開墾,堤垸林立。至解放前夕,洞庭湖面積縮小至4350平方公裡。
  1949年汛期,長江流域遭遇大洪水,洞庭湖區900多個堤垸潰決400多個。新中國剛成立,黨中央就高度重視荊江河段防洪問題。
  針對大量的潰垸,當年冬天,湖南即出台“合修大圈,堵支并流”的治理方案,對垸老田低的潰垸放棄修複,對一些小垸進行合并。至1955年,洞庭湖區堤垸減少至292個。
  1952年3月,中央決定興建荊江分洪工程,北岸加固荊江大堤,南岸在荊江以西,藕池河西支安鄉河以北,虎渡河以東,開辟一塊面積達921平方公裡、有效容積為54億立方米的分洪區。
  當年4月5日,荊江分洪工程動工。湖南、湖北16萬民工日夜奮戰,不到3個月就勝利完工,完成土石方近1000萬立方米,洩水閘過洪能力達8000立方米每秒。
  1954年,長江流域發生大洪水。荊江分洪工程三次開閘分洪,總分洪量122.6億立方米,降低水位最大值0.96米,保住了荊江大堤,減輕了洪水危害。
  1998年,長江流域發生百年不遇特大洪水。當長江沙市站水位達到荊江分洪設置的分洪點,黨中央聽取水利專家的意見,作出不分洪的科學決策。最終,“98抗洪”取得偉大勝利,不僅保住了荊江大堤,兩岸力保的大垸也一個未潰。
  此後4年,中央和省裡投入120多億元,加固長江幹堤和洞庭湖堤垸。但要從根本上制服長江洪水,還得靠三峽工程發揮防洪作用。
  新中國建立後不久,開國領袖毛澤東就開始謀劃修建三峽工程。
  省水利廳提供的資料顯示,1953年2月21日上午,毛主席乘“長江”艦考察長江,他詢問當時的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,對長江防洪有何設想?
  林一山回答,在幹流及其主要支流上,逐步興修一批梯級水庫,攔蓄洪水。
  毛主席從地圖上凝視萬裡長江,手指三峽口說,為什麼不在這個總口子上卡起來,畢其功于一役?
  把毛主席定下的藍圖變成現實,後來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始終關心三峽工程建設,終于在1997年11月8日實現大江截流。2010年三峽水庫首次達到175米蓄水目标,防洪庫容達221.5億立方米。
  三峽工程蓄水,長江上遊來水裝上“控制閥”,洞庭湖區擺脫水患困擾,真正從“險地”變成了“寶地”。
  2. “魚米之鄉”譜新篇,商品糧源源不斷供全國
  1980年7月,鄧小平在考察三峽建壩選址時詢問,有人說三峽水閘修建後,通過水閘下洩的水變冷,下遊的水稻和棉花不長了,魚也不長了,究竟有沒有這回事?
  70年來,洞庭湖區一手抓堤防建設,一手抓生産發展,打造全國大宗農産品供應基地。
  省洞庭湖水利事務中心主任沈新平介紹,新中國成立以來,洞庭湖區再寫“魚米之鄉”新篇章,一靠排灌能力提升保豐收,二靠科技推廣促增産,三靠湖區老百姓勤奮實幹,糧、棉、油、鮮魚源源不斷供給全國。
  湖區的垸田,十有八九都怕内澇——如遇連續降雨,垸田水位往往比外湖外河水位低,無法排出去,形成澇漬,糧食必然減産,甚至絕收。
  為解決排漬問題,1954年3月8日,全省第一個機械排漬站在當時漬災最嚴重的沅江縣樂成下垸建成。當年垸内6725畝“望天田”,排漬除澇喜奪豐收。
  洞庭湖區排漬站建設,從蒸汽機排水設備,到内燃機排水設備,再到電力排灌網,排漬能力不斷提升。
  1976年建成的南縣明山電排,是我省目前總裝機容量最大的電排站,每秒可為大通湖垸排出150立方米漬水。電排站相關負責人彭沛東介紹,明山電排今年6月18日至7月4日開機17天,搶排大通湖垸漬水1.3億立方米,相當于排幹了一個大型水庫,确保了垸内良田免于漬災。
  有了電排,洞庭湖區糧食産量翻番。據相關資料記載,1961年,湖區糧食産量為10億公斤;到1966年,重點垸全部建好電排,湖區糧食增産到20億公斤,足足翻了一番。從此,洞庭湖區每年為國家至少提供商品糧5億公斤。
  從1969年起,洞庭湖區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垸内“田園化”建設高潮,開渠、建閘、修路、植樹,奮戰10年實現“田成方、樹成行、渠成網”。1979年,洞庭湖區糧食總産增加到35億公斤。
  洞庭湖區建成“天下糧倉”,離不開科技推廣。南縣中魚口鎮常西村村民李小溪與新中國同齡,他清楚地記得,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期,生産隊大膽試種雜交水稻,實現晚稻産量超早稻,糧食總産直往上飙。
  作為國家重要的商品糧棉魚基地,洞庭湖平原深受全國上下關注。
  1980年7月,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在考察三峽建壩選址時詢問,有人說三峽水閘修建後,通過水閘下洩的水變冷,下遊的水稻和棉花不長了,魚也不長了,究竟有沒有這回事?
  随行專家告訴他,從丹江口水庫的運行來看,不會發生這回事。
  年過半百的錢糧湖東垸古月湖村村民袁旭洪聽記者講起這段故事,哈哈大笑:“我們洞庭湖區農民曆來不怕苦不怕累,種田和修堤、搶險一樣拼命。就算有那回事,我相信大家也會費盡力氣找到克服困難的辦法,繼續為國家産糧售糧。”
  正是像袁旭洪一樣千千萬萬的湖區農民,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澆灌着腳下的土地,換來谷滿倉、魚滿船,湖南才成為70年來全國僅有的從未間斷向國家提供商品糧的兩個省份之一。
  3. 再現洞庭美景,讓人、水、魚、鳥和諧共處
  2018年4月2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洞庭湖考察時說,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裡長江!
  “98特大洪水”再一次敲響警鐘:人要與自然和諧共處,江、湖才能由水患變為水利。
  1998年特大洪水過後,國家出台“平垸行洪、退田還湖、移民建鎮”的治水方針,洞庭湖區15.8萬戶共計55.8萬人從規劃的行洪區内舉家搬遷。落實退田還湖,洞庭湖面積擴大779平方公裡,增加調蓄容積34.8億立方米。
  “人給水出路,水給人活路”——當年沅江市南嘴鎮伍家嘴村防洪大堤上刻着的十個醒目大字,是湖區人民幾十年治水的寶貴經驗。
  進入新時代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;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态環境。
  2018年4月2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“吞吐長江”的洞庭湖考察時更是明确指出,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裡長江!
  省水利廳廳長顔學毛說,随着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,在安全有保障、種田有收成和“給水以出路”的基礎上,還要加上重要的一條:還洞庭湖碧水清波,讓人、水、魚、鳥和諧共處。
  2018年6月15日,洞庭湖區面積最大的非法矮圍下塞湖矮圍全部被拆除。一年後的7月底,記者在沅江市漉湖蘆葦場看到,下塞湖洲灘上水豐草盛,成百上千隻鳥兒歇腳、覓食,一派生機盎然。
  以拆除下塞湖矮圍為起點,湖南在洞庭湖區全面打響矮圍網圍拆除攻堅戰,還洲灘自然濕地狀态,讓大湖更加秀美、生機勃勃。
  56歲的沅江市漉湖蘆葦場專業漁民張長付告訴記者,他正在下塞湖一帶捕撈小龍蝦,今年收成不錯,每公斤起水價接近40元,剛上岸就有人收貨。
  牢記總書記的殷殷囑托,湖南省委、省政府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勇氣,關停了洞庭湖區所有小造紙廠,洞庭湖保護區核心區内規模化畜禽養殖欄舍166萬多平方米全面退出。
  上世紀七十年代,洞庭湖區引種的歐美黑楊,有濕地“抽水機”之稱,使洞庭湖濕地加速陸地化,魚類、鳥類的生存環境受到破壞。2017年12月6日,随着南洞庭湖核心區内最後300畝歐美黑楊在電鋸聲中“卧倒”,洞庭湖保護區核心區内約8萬畝歐美黑楊全部清理完畢。
  省林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洞庭湖區有中華鲟、東方白鹳等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13種,二級保護野生動物35種。1998年發洪水時從湖北石首泅水而來的幾頭麋鹿,現在已發展到近200頭,成為全球最大的自然野化麋鹿種群。
  還洞庭湖碧水清波,久久為功。2018年初,省政府出台三年行動方案,推進洞庭湖生态環境十大重點領域整治,力争到2020年湖體水質達到Ⅲ類标準。
  “上下天光,一碧萬頃;沙鷗翔集,錦鱗遊泳;岸芷汀蘭,郁郁青青。”範仲淹筆下的洞庭湖,在新時代正加快邁向“人水和諧”。
  (文/張尚武 劉勇)
  親曆者說
  從安全台、安全樓到安全區——
  我們真正有了安全感
  口述者:蔡浩然,嶽陽市君山區錢糧湖鎮古月湖村村民
  時間:2019年7月底
  我今年53歲,一直生活在錢糧湖東垸,從小到大就跟洞庭湖水打交道。
  錢糧湖東垸是蓄洪垸,垸内沒有山和高地。記得很小的時候,一到夏天,父母親就反反複複告訴我,如果洪水漲進來了,最重要的就是逃命。往哪裡逃呢?往垸堤上的安全台逃!這裡位置最高。
  安全台是父母那一代修起來的水泥平台,洪水一般奈何不了它。垸裡每個村至少有一個。雖然很少用到它,但我們還是把它看得很重,因為它是我們的“保命台”。
 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國家開始支持農民在蓄洪垸内建安全樓。這種樓平時樓上樓下都可以用,一旦分洪,我們就上樓,貴重物品和生活物資也可往上轉移。有了這個,大家安心多了,不用擔心腳跑不赢洪水,也不怕躲水時餓肚子。
  讓我們苦惱的是,安全台、安全樓隻能保命。家被淹了,轉移到堤上一呆就是幾個月,吃喝拉撒樣樣折磨人。
  現在好了,國家幫助我們建安全區。中央财政投資把我們集中居住的地方再圍一圈大堤,這個大堤是按必保的重點垸大堤标準新修的,是最高标準。也就是說,萬一外面的防洪大堤潰了,洪水也淹不了安全區。我們現在新修房子,都會建在安全區内,政府對此有補貼,我們真正有了安全感。
  國家正在我們錢糧湖東垸建分洪閘,這也是一件大好事。有閘門控制,如果分洪,洪水什麼時候會淹到哪裡,大家心裡有數,就可以提前安排好行動計劃。不像潰垸或者炸堤分洪,水淹進來真的是雞飛狗跳。(劉勇 整理)
  相關鍊接
  “數說”洞庭湖
  洞庭湖多年平均入湖徑流總量為3000億立方米,相當于鄱陽湖的3倍、黃河的5倍、太湖的10倍。
  其中,長江入湖年徑流量約1000億立方米;湘資沅澧四水入湖年徑流量為1685億立方米,占入湖總徑流量的56%;區間入湖年徑流量為296億立方米。
  長江螺山站以上河段和洞庭湖水域,集雨面積為129.6萬平方公裡,居世界第11位;多年平均徑流量為6400億立方米,居世界第五位;螺山站以上組合洪峰流量為10萬至11萬立方米每秒,居世界第三位,僅次于南美洲的亞馬遜河和非洲的剛果河。(劉勇 整理)

站點地圖 |  網站聲明   法律顧問:湖南惠湘律師事務所

中共耒陽市委、耒陽市人民政府主辦        耒陽市政務服務中心承辦

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覽器          電話号碼:0734-4319337

湘ICP備案号06006485号        網站标識碼:4304810006          湘公網安備 43048102000133号

Copyright@2008-2015 caifu64103.cn All Rights Reserved